别妄想束缚。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7.

冬天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终于下雪了打雪仗堆雪人一群熊孩子你追我赶,也不是学生们放寒假了又陷入一片复习补习预习赶作业的修罗地狱。

对于枭璧家来说,应该是大多数平常在外面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回家来了。这个时候人一多起来,如何解决一日三餐就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

对于每天在家里做饭还满足不了家里一堆吃货的枭酒砂,那就是赶完作业后还有更加沉重的挑战在等着他。

你们倒是来帮我做啊。枭酒砂冷着脸把手中洗好的蔬菜切成大小合适的菜丝和小块,等着锅里水开烫一下然后再炒。闪着寒光的菜刀刷刷刷切菜切的飞快,正在碎碎念的枭酒砂用力之大好像用菜刀切的不是菜,而是……...

枭璧の日常

06.

written by.逐鹿寒

冬天到了。

冬天到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老八生存能力极限下降。

作为常年不锻炼种族一员的枭酒砂因为最近几天气温骤降成功患上了重感冒,返校时半死不活的去了学校,结果回来就发起高烧,不得不趴在家里把自己裹成一个被团,旁边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花花绿绿的感冒药消炎药退烧药诸如此类的东西,热水一杯接一杯往下灌,却丝毫不见好转的迹象。

“老八是不爱出汗的体质啦,还是放老八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吧,别再闷出其他病来。”枭酒笙把被团里满脸通红,额上却很少出汗的枭酒砂扒了出来,给他套上一件外套,确定不会把病怏怏的枭酒砂冻着之后,把他领出了后院。

“枭酒笙!放我下来...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5.

枭酒彦尴尬的看着大门里伸出来的一堆脑袋。

大门里枭璧家的其他人都正在探着头看着他们许久没有在家里出现的大哥枭酒彦。

“大哥这是要彻底不管家了哦,多久才回来一次这是。”枭酒晟实力冷漠脸葛优瘫在门厅的沙发上,奋战在作业堆里的枭酒砂头上欢快蹦出十字路口,顺手丢了本现代汉语词典过去。

“大哥怎么可能会不管家。顺便二哥别打扰我做作业。”现代汉语词典不偏不倚正好命中枭酒晟的头,扣去了枭酒晟大半的血槽。

“老八……你这是要谋杀亲哥啊……”

“没想过谋杀,最多失手误伤了而已。”

……”枭酒晟生无可恋脸瘫倒。

“我回来了……二狗狗这是怎么了。”枭酒彦把外...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4.

“期末考试……终于……完了。”终于熬完考试的枭酒砂吐血三升,用和平常完全不符的样子瘫倒在床上疲惫脸。

“恭喜八哥er终于解放!”枭酒寂抱着糖罐经过枭酒砂房间门口又折返回来,跑到床边放下一大把糖,顺便揉了揉枭酒砂的头发。

“果然手感跟阿笙说的一样好~☆”

“……数三下,手再不拿下去接着禁你甜食。”

“……憋介,我错了八哥。”枭酒寂昨天才被枭酒砂解禁了甜食,以及今天才买了一罐糖果还没有动,为了自己的吃货大计还是听话比较好,于是忙不迭的认错。

“没记错的话几天后出成绩还要开家长会……好烦。”枭酒砂扯过被子将自己埋了进去,“高中第一个家长会,今年还不...

人生がただ得るだけの后に失って,それから纷失物が戻ってくる过程だ。失って,まるで秋に枯れしぼむ花弁はどのみち新しく开放的な机会があります。いくつかあって、一时を逃して、一生を逃しました。


文字来自关注里一位太太的lof。

不想失去,不想获取,也许就只有在这原地滞停,等着风化成灰的印记。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3.

现在大宅里所有的人,除了五哥枭酒延和枭酒曦,还有一旁玩着手机实力围观的枭酒砂,其他的人手里都拿起了汽油和火把。

“说吧大家,我们该怎么处理这对脱团汪。”为首的枭酒晟拿着火把凑近被众人围在中央的,家内唯一一对家内cp,表情沉重地问道。

“想要老婆……!”枭酒寂激动的命根双马尾都差点翘起来,握着火把就要往前冲,“烧了这对辣眼睛的脱团汪!“

“我要老婆!!!”枭酒晟把火把往前面一丢就抱着枭酒寂哭了起来。

“FFF团团长和副团长说什么呢。”枭酒砂终于把手中的手机放下,实力嘲讽道。枭璧家某两只单身至今未脱团已经成为团内元老级人物的单身汪选择抱头痛哭。...

绯色的空景【旧文重修】

第一章传送门 http://xueyelingruxue.lofter.com/post/4641af_b8b17de

Written by.逐鹿寒

The second·迁跃天际的飞鸟

好烦……

这是现在连蔽沙唯一的想法。

站在校门口已经紧闭的校门和空无一人的门口都在提醒着连蔽沙——他迟到了。

如果从校门进去的话就会被门岗和学生会的成员记名,还有可能会被通报。想想班主任听到自己的学生因为迟到而被全校通报时那张气愤的脸和能够撕碎自己的动作,连蔽沙不禁浑身发颤。

那么,想想其他办法——于是连蔽沙抬头,却看见学校高高的外墙上坐着一个男学生,明明是谁也不敢轻易上...

绯色的空景【旧文重修】

绯色的空景

Abo原创 

Written by.逐鹿寒


The first·起始之日

“沙,沙,该起来了。”

“不要。”被团里的小家伙闷闷的翻了个身,被团微微动了动。

“不起来?那我去让唤来叫你起床?”

“哥哥哥我错了对不起我现在就起!你别叫哥夫来我求你了!”被子呼的掀开,连蔽沙哭着从床上起来冲进了盥洗室中,急匆匆的穿好校服打好领带,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坐到了客厅的桌子前面。

“果然还是唤能治得了你这个小魔王,”连蔽乐一脸无奈的笑容,但是双眼中的温柔不减,“唤,早餐已经做好了。”

“本来应该是我做的,乐,抱歉啊。”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性alpha从二...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2.

半夜十二点,大宅的某个房间里。

“为什么O宝上也找不到合适的衣服啊……完了完了朋友生日到底送什么啊啊啊啊啊!”

一声哀嚎划破夜空,伴随着哀嚎的还有重物敲击头部的声音。

“梆——!”

“大半夜不睡觉就算了……不知道我们明天期末啊!!!”已经连续奋战在英语题海中好几夜,顶着发青的眼眶的枭酒砂顺手抄起一本牛津大辞典就朝着枭酒寂扔了过去,终于安静下来的枭酒寂生无可恋脸瘫倒在床上,眼神死的看着枭酒砂。

“八哥为什么会在这……”枭酒寂一脸懵逼。

“都说了要期末了,复习被你吵的。”枭酒砂扶了扶眼镜,准备回去接着与万恶的考试死战到底。

“唉八哥er你等会...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1.

“说起来,老八你今年才15岁吧?”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又将手机关上,枭酒笙懒懒的倚在枭酒砂身后,漫不经心地玩着枭酒砂垂落在身后的黑发,“小小年纪就要管家,最近家里那么多事累不累?”

“然而又不是阿笙你在管,你担心什么。”枭酒砂一脸嫌弃的推开身后身材高挑的俊美青年,尽量控制自己不要朝着那张脸上来上一拳。青年状似无辜地眨眨眼睛,墨色的狭长眼眸盈满笑意,揉了把枭酒砂手感颇好的黑色发丝,“我还有个女孩子的约要赴,再见啦老八。”

将白衬衫黑色长裤标准文艺青年配置的枭酒笙推出门外,顺手把被青年遗忘的手机也丢了出去。手机在半空划过一道标准的抛物线,在落地之前青...

枭璧の日常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0.

亲爱的朋友,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厚重的大门上有着精致的雕花和黄铜的门环,推开门就能看见这座城里最古老也是最精致的大宅,处处设计古朴却透着典雅大气,看似简单实际暗藏玄机。顺着曲折的长廊绕至后院,那里是这座大宅主人们生活的地方,与外界半隔绝的局面,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是桃花源记里面提到过的无人问津的世外桃源,莲池亭台,花香满园,穿花蛱蝶深深过,点水蜻蜓款款飞。

有个少年蹲着身子不知在干些什么,不远处摇椅上的男子还在闭着眼睛休息。将短发染成粉红色的时髦少女带着大袋小袋的东西朝这里跑来,不慎滑了一跤,手中东西飞了出去却没有掉落地面。起先...

本丸记录•日常篇

本丸记录·日常篇

written by.逐鹿寒


本丸记录·日常篇1

00.

“诸君贵安,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樱渡,请……多关照,了。”

01.

狐之助摇着尾巴在前面领路,时不时回头看看这位新上任的审神者。

听说好像是某个世家所出的子嗣,礼仪到位,言语得体,举手投足间有种大家风范。但是审神者本人却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说法。

“我是樱渡,作为新上任的男性审神者,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灵力不足,除了头脑稍微好些之外可以说是没什么长处。狐之助君还请不要在意那些说法。”

被写着大大的“审”字的面纱挡去了大部分的面容,身穿一件素色浴衣,披着对少年人的身形来说过...

这半球帮扩

蠢蠢的魷魚:

半年的砖头本出来了!!!半年来小伙伴天天互相撕逼挂人欢乐之后终于出了!
欢迎大家kkkk主催唱欧派之歌给你们听!
预售这周末,通販11月20日
本子是全cp架空本。
长条稍后

1 / 2

© 逐鹿ど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