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中原,心怀天下

枭璧の日常

枭璧の日常
written by.逐鹿寒
09.
老八暑假之前的数学考试全部考炸了。
所以这个暑假里狂补数学的老八甚至连作业也差点没有写完,虽然老八也已经放弃跟作业做斗争了。谁让天朝学子们都要经受来自作业大魔王的折磨呢。
“八哥走啊我们出去浪⊙ω⊙!”枭酒寂一掌拍在老八枭酒砂的背上,差点没把身板瘦小的枭酒砂拍到吐血。额头上不知道多少次欢快的蹦出了十字路口,还不止一个,枭酒砂利落地收拾好书桌反手就是一个手刀精准地劈在了枭酒寂颈子上,痛的枭酒寂满地打滚。
“八哥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姐姐!我们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枭酒寂生无可恋脸爬起来晃悠到沙发旁,以一个标准的葛优瘫姿势仰面躺在沙发上。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你也是我姐姐这件事了,虽然只是年龄上比我大而已,”枭酒砂送给枭酒寂一个和(an)善(hei)的微笑,“反正我也不想再写作业了,说吧阿寂er你想去哪?”
“陪我去逛街吧老八,我好久都没上过街了!”枭酒寂听完枭酒砂的话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重新坐起来回复活力。枭酒砂揉了揉眉心,把紧皱的眉头慢慢揉开,心想自己再这样下去早晚脸上会起皱纹。虽然感觉现在自己已经提前迈入爱操心的老人家的行列,但是自己如果不弃疗的话应该还是有救的。
在心里默默吐槽完毕的枭酒砂给了枭酒寂一个助力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整理下自己的衣服拿上钥匙就准备招呼枭酒寂跟自己一起出发,但是却被神秘兮兮出现的枭酒鸟和枭酒笙一起拦下。
“老八啊,你还记得有次你考完试,放学的时候我们给你买了件新衣服吗?我觉得你穿那件就挺好看的,穿那件出门吧。”枭酒笙眼尾上挑,露出一个自认为迷倒众生的微笑,但是他忘记枭酒砂好像是完全不吃他那一套的。
“阿笙我怀疑你要么是个假的要么是个傻的,你当我不记得就是你们三人组那天把我坑的不惨?”枭酒砂活动活动手指,“虽然我体力可能赶不上家里其他的人,但是要跟你进行人生探讨的话,阿笙,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别别别老八你要冷|茎一下呸冷静冷静不不不老八冲动是魔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宅里传出了枭酒笙突破天际的惨叫。
“呜哇啊这究竟发生了什么……”被枭酒笙的惨叫吵醒的老十枭酒鹤揉着眼睛从房间里拐出来,看见地上一滩不明物体一脸懵逼,旁边枭酒鸟和枭酒寂正在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小,以期枭酒砂不要再像对待枭酒笙那样跟她们也来进行人生的探讨,虽然枭酒砂也不太会这样对她们就是了。
听完一边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枭酒寂说完枭酒笙作死的全过程,枭酒鹤歪头思考了一会,拉过枭酒砂跟他说了什么,和他往自己屋里走。
“唉唉唉唉唉唉唉阿鹤你拉八哥去你屋干什么啊?!”枭酒寂惊恐。
“我刚跟八哥说要不我给他挑下出去要穿的衣服,阿寂你放心我眼光绝对没有问题的。”
“好那就全权交给阿鹤你了qwq……”枭酒寂依然和枭酒鸟抱团缩在角落里,枭酒砂看看枭酒鹤,又看看地上仍然是一滩不明物体的枭酒笙,果断选择跟枭酒鹤走了。
十几分钟过后。
“有点慢啊……我平常换衣服也只要五分钟啊,”枭酒寂探头向枭酒鹤的房间那边看,“唉阿笙阿鸟快看快看八哥好像出来了。”
“阿鹤,我我穿这个会不会……”枭酒砂紧紧拽着衬衫的下摆,脸上飞起一片浅红。枭酒寂和枭酒鸟一瞬间都看懵了,衬衫短裤马甲,过膝袜留下一片绝对领域,马甲上还别了个胸针,黑色半长发被梳成马尾。
枭酒笙投完复活币满血原地复活,仔细端详了下自己的这个弟弟,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跑进自己房间,很快又拿了一件黑色外衣回来。
对于枭酒笙来说略小的外套套在枭酒砂身上仍然有些大,幸好枭酒砂肩宽,还是可以撑起来整件外衣。对着镜子再整理下衣服,枭酒砂看着镜子中的人,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走到了他面前。
枭酒笙/寂/鸟三人组给枭酒鹤比了个大大的哈特。
“本来是我拉你们去逛街的,没想到现在看起来是我们陪八哥去逛街了一样。”枭酒寂做深沉状,说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别,阿寂你突然这样我不习惯你画风的转变。”枭酒砂翻了个工藤新一标准版半月眼。
“好了老八,该走了。”枭酒笙仗着身高优势狠狠揉搓了一把枭酒砂的脸,气的枭酒砂差点就用穿着半筒靴的脚去踢他,但是还没有等枭酒砂抬脚就被枭酒笙夹着出了门。
“阿寂记得给我带点吃的东西回来哦,一路顺风。”枭酒鹤站在门口向逛街四人组挥挥手,枭酒寂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也挥挥手追上前面出门的人。
外面阳光洒进大宅一片明亮,枭酒鹤倚在门框上闭着眼。正在行进路上的逛街四人组有三个人正在吵吵闹闹,枭酒砂放弃了反抗任凭枭酒笙环住自己肩膀,选择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啊呸老八。
有你们真好。
TBC.

评论
热度(2)

© 呆毛z字抖动走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