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你是否安好

那一夜你是否安好【枭酒砂单人向】

Written by.防风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今天是大年初一,新年的第一天。枭酒砂少见的赖了床,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了一个大团子,在床上有些迷迷糊糊地躺着,做着少年人才会做的梦。

虽然他睡得很好,但是枭璧家其他人就有些遭殃了,尤其是在解决早饭的问题上。

过年大部分外卖都放假了,枭璧家有些人又是懒得出奇,抱着手机刷微博刷lofter刷推特刷脸书逛各大弹幕视频网站的一群,甚至还有冒着网络极度不稳定的风险翻墙在外网浪的,但是没有一个人肯把手机切换到电话的通话界面,看看究竟还有什么吃的能满足家里一大帮懒虫饥肠辘辘的身体。

你问枭酒零?昨天网上吃年夜饭的时候有点激动多喝了一点酒,现在跟枭酒砂一样在床上躺着睡觉还没有起来,比枭酒砂睡得还熟。

其他人会不会做饭?泡面炒鸡蛋倒是人人都会,但是有的是懒得出奇不愿意进厨房开火做饭,有的是炸厨房小分队的主力军,被枭酒砂曾经明令禁止过进入厨房。还有的就是枭璧家年长的几个男性,赶在年前忙完了各自手上的事,加班的刚刚从高压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谈生意的草草结束一笔订单就为安下心来回家过年。其他人也是常年在外面跑不看家的类型,除了枭酒寂和枭酒鸟几个女生算是比较清闲的类型,工作也是零零散散,时间安排上比较自由,留下来和家里唯一一个有空照顾未成年人的枭酒笙管理家事。

平常劳累的人放松下来反而觉得身体更加疲惫,除了意志力坚强的枭酒寂还在刷手机,其他的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躺着,门厅里堆了一堆还没有清理的杂物也没有人去清理。

不过,好在也是过年了啊。

究竟有多久,枭璧家的所有人,没有像这样在一起坐坐,一起动手做顿饭,然后在饭桌上吵吵闹闹,说说自己的近况,或者吐槽一下上司分配下来的高压工作了呢?

像枭酒砂一样的学生自然是吐槽一下作业和学习方面的情况,不过枭酒砂这一阵子也是下了血本,为了过一个好年,夜班车开了不少,上课开小差也少了很多,虽然代价是考前考后身体状况直线下滑,好歹是用半条命换来了能够安心过年的成绩。

对,没错,现在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的枭酒砂,赖床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身体难受。

终于,门厅的大沙发上慢慢悠悠地起来了一个枭酒笙,紧接着爬起来了一个枭酒延,拽起来了一个枭酒曦,顺带着叫醒了一个玩手机玩困的枭酒鹤,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前往枭璧家的各个角落寻找食物。

嘀嘀嘀的手机提示音把枭酒砂最终还是震了起来,划开锁屏,上面不知是谁发来的短信,简短的一句话而已。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那一夜?

是指的,大年三十晚上吗?

枭酒砂晃晃脑袋,脑中一片空白,他并不记得最近两天有给哪个外国的友人发过问候,而且,他就认识那么两个在国外,时差几个小时的好友,而且早已是许久不联系,新年祝福好像也没有发过的样子。

那么,为什么要发给自己这个?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同一个句子在枭酒砂脑中像是老式电影片般来回放映,枭酒砂的大脑内一片混乱,额角隐隐发痛。

“砂,远在异国他乡的你是否安好?”

在谁都没有注意的地方,一个全身黑衣的少年放下手机,银色细框的单片眼镜上映出手机上未被回复的,仅有一句话的短信。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防风有些自嘲的扬了扬嘴角,知道他过得很好又能怎么样呢?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手中荧光屏上的第二封短信删删改改,总是写不出来新的有用的文字。防风放弃了再发一封短信的念头,此刻他所处的这座城市也是晚上,霓虹灯闪烁,照亮夜空如同白昼,但是防风巧妙地避开了一切能够被光照到的地方,手中的手机是此刻唯一的光源,但是很快也进入自动休眠的模式,手机屏渐渐黯淡了下去。

那一夜,远在异国他乡的人是否安好?

防风知道枭酒砂过得很好就已经很满足了,最后,少年将手机小心翼翼的收进口袋,带跟的靴子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夜风扬起少年柔软的黑发,与这茫茫夜色融为了一体。

砂,不能像我一样。

祝你幸福。

Fin.


评论
热度(3)
©长川鹿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