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IFT

THE GIFT

written by.防风

cp:主樂纺,天陆其他请加油寻找(。・ω・。)ノ♡

阅读提示:

*本文主人公,也是私设的樂纺收养的男孩子叫作八乙女千寻,这是一个让小千寻去凑成各对cp的故事(。・ω・。)ノ♡

*私设多如山,ooc满天飞注意(。・ω・。)ノ♡

以上(。・ω・。)ノ♡

 

05.
孤儿院里有个很大的院子。
千寻唯一喜欢的那架老秋千在院子的一角,因为已经用了很长很长时间,秋千的支架已经不稳了,但是好在千寻很轻,也只有他一个人才会坐那架老秋千,所以一直平安无事。
老秋千也好,新秋千也好,一个人是荡不起来很高的,千寻坐在秋千上也只能是在上面看书。
但是老秋千最大的好处是,除了千寻以外,没有孩子会再到这架秋千面前来玩耍,也没有孩子会愿意坐一架基本上快被人遗忘的,也快要坏掉的老秋千了。

就像是很少被其他孩子和孤儿院工作人员关注到的千寻一样,在角落里,一架老秋千,一个小小的孩子抱着书坐在上面,孩子读书给老秋千听,老秋千吱呀吱呀地晃晃悠悠,像是一声一声的叹息。

不过今天,千寻不再是一个人坐秋千了。

身后十龙之介将千寻高高荡起,老秋千为了回应一边发出欢快而又短促的吱呀声,一边配合的将千寻送往更高的地方。千寻还是第一次荡秋千荡的这么高,伴随着小小的惊呼声实现飞上天空的梦想,这是原来的小千寻怎么也想不到也做不到的。

“龙,小心点,这架秋千不是很稳。”八乙女乐在旁边看着十龙之介陪着千寻荡秋千,为了方便活动,Trigger三个人在采访时穿的正装被换成了轻便的运动服,八乙女乐一身银灰色的衣服,整个人白的有些发亮。千寻被十龙之介一把从秋千上抱下来交给八乙女乐继续抱着,小男孩还在咯咯笑着,回味着能够飞上天空的快乐。

毕竟每一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能够拥抱天空的梦想,千寻也不例外的。

玩了很久,千寻也有些累了,三个照顾他的人比千寻还累。十龙之介带回来了果汁,千寻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接过龙之介给他的果汁,说了声:“谢谢龙哥哥。”

小白毛毛笑着向十龙之介道谢,而一边的大白毛毛却有些怨念的盯着自己这位队友,十龙之介感受到身后属于八乙女乐的视线攻击,流着冷汗回头把最后一盒果汁递给了八乙女乐。

九条天咬着吸管,在放松的时间拿起一边千寻放着的书翻看了几页,是自己小时候会给陆读的那种绘本。又吸了两口果汁发现已经喝完了一整盒,九条天把果汁的包装盒随手一抛完美命中垃圾桶,问身旁跟他们在一起终于能够放开一些玩的千寻要不要听绘本故事,千寻看了九条天手中的书一眼,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想说的是,那个绘本他已经翻来覆去的看了很多遍。

里面的故事也很简单,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寻找自己的幸福的故事,当然结局是不出人意外的皆大欢喜,但是千寻曾经久久的盯着结局那一页,目光定格在主人公小男孩灿烂的笑容上。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能够露出这种笑容的。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还是拥有双亲,备受宠爱的独子,还接受过十分良好的启蒙教育,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的聪明才智,是他令父母最为骄傲的地方。

可惜现在什么都不是了。自己只是一个生活在令人窒息的地方的孤儿,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能够去依靠,被人忽视的日子什么的,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合身的衣服和拖着走的大码鞋子,吃不饱饭的生活,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这就是现在的千寻。

脆弱易折的银白蝴蝶停留在暗处发光,但是又会有谁能够注意到呢,那银白色翅膀上绚丽的赤色纹路。

只能被尘埃渐渐掩埋。

直到有一天,脆弱不堪的蝴蝶奄奄一息之时,有一只手将蝴蝶从暗处的蛛网上救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清掉蝴蝶身上的尘土,为蝴蝶的遍体鳞伤痛心不已。那炫目的赤色花纹再度焕发出光芒的时候,是多么美啊。

九条天的声音很温柔,少年最擅长担当长兄的角色,毕竟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给双生的弟弟讲着故事,在每一个夜晚看着弟弟含着笑入睡,安详的面容宛如天使。

别人都说自己是天使之类的人,但是九条天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想法,天使这个名称是一直只属于陆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但是当自己离开弟弟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失去了做一个好哥哥的资格吧。现在的自己是九条天,并不是过去一直照顾着七濑陆的七濑天了。

今天九条天并不能一直跟许久不见的弟弟七濑陆在一起,但是身边安静听自己念绘本故事的千寻多少弥补了九条天的一点缺憾。都是需要照顾的弟弟型角色,而且,现在千寻的年龄应该跟自己离开陆的时候陆的年纪差不多……

不,应该是更小些。虽然千寻看起来有种故作老成的感觉,但是在荡秋千的时候也好,在听故事的时候也好,那神情和动作还是显示着,他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罢了。

九条天看人的确没有看错,但是有一点不太准确。千寻不是故作老成,而是有着超乎自己这个年龄的敏感和淡然,甚至可以说是看破一切后的淡漠。

毕竟在这样的一个压抑,备受排挤的环境里,会越发的促进这个孩子的早熟。

故事念到了最后,就连九条天都有些困倦了,但是千寻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天哥哥,你认为,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我认为?一个让人感到幸福的故事。”九条天换上偶像的标准笑容,强撑起精神回应千寻的提问。

“天哥哥,人在很累的时候,有的时候会对一些问题作出不全面的回答。”千寻用那双红色的眼睛盯着九条天的玫瑰色猫瞳,这个时候九条天才发现千寻也是一样的竖线瞳孔,像是他们三个人一样,尤其是八乙女乐的眼睛,更偏向兽瞳的样子。

据说,有着这样眼睛的人更容易看透人心。

“这个故事,是写给希望看到‘幸福’的人们看的童话,但是这样的故事,在现实中是并没有多少的。”

“这样的,反复上演的‘童话’,并不适合千寻的。呐,对吧,天哥哥?”

千寻站起来,把桌子上十龙之介和八乙女乐留下的果汁包装盒连带自己的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这个房间就是一开始千寻等待他们时待的那个房间,有一个小小的摄像机在运转着,将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转播给正在收看节目的观众们。

但是千寻的话并没有被摄像机转播给观众们,他也明白的很。不仅仅是自己有意这么做,而是这个节目的重点在所有的偶像身上,他们这些孩子只不过是出现在电视节目里一瞬,也许会因为这些偶像而被人们暂时关注到,但是这波热度消退之后,他们该过着怎样的生活还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他们,不,应该是说千寻,大概只是用来陪衬偶像们的背景,能够激起人们同情心的工具罢了。然后会有好心而又无知的人们给这家孤儿院捐点东西,当然钱最好,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蚕食灵魂的恶魔一定会很高兴的。

千寻在这个时候,有两种选择。

一种就是像往常一样什么也不做,冷眼旁观那些丑恶的人露出真实的嘴脸。

就算揭发也没有什么用的。一个孩子的话,大人们总会不当回事的,或者有些大人会为了掩盖真相,让孩子们永远消失在这个地方也说不定呢?

一种,就是撑起虚伪的笑容,用最天真无邪的孩子的样子,展露出这世间最冰冷的一面。表面上看起来是人畜无害的小家伙的千寻,实际上杀伤力要比人们想的要大得多。

这一切,把周围的人们都惊呆了。

比如现在的九条天。

再比如从沙发上一直坐着,默默旁观了一切的八乙女乐。

也许银白色的蝴蝶飞远了,已经让人追不上了。现在在转身的时候,却发现身边多了一株银白的蔷薇,但是想要去靠近的时候却被那上面的尖刺扎的血流成河,赤色的血沾染上银白色花瓣,那银色却更加亮眼。

从沉默站起来吧,从冷眼里出来吧,那一双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里,究竟都藏着些什么东西呢?

千寻再次被一言不发的八乙女乐抱起来往外走,一边刚才小憩了一会完美错过一切的十龙之介正被听完千寻的话变得沉默的九条天搞得有些一头雾水,有些慌张的询问着究竟出现了什么事情。

千寻把头埋在八乙女乐的肩上,八乙女乐抱紧了怀里的小白毛毛,低声问了一句。

“……刚才,都是你真正的想法吗?”

“爸爸……乐哥哥,你认为,千寻有没有资格获得‘幸福’呢?”

小白毛毛看着大白毛毛也问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问题。

呐,爸爸,你知道吗?蔷薇花会有刺,正是因为他想要保护自己不再受伤啊,那么他就会扎伤一切想要靠近他的人,包括那些真正喜欢花的美丽的人,因为他们也是采花人啊。

所以,爸爸,千寻想要跟你走了。但是千寻怕自己会扎伤你啊,所以这份带着血色的幸福,你能给我吗?

TBC.

 

 

 

……爆肝了不写了qwq!

这章基本没有乐纺成分所以不打tag了,天陆有一部分所以打上cp的tag了;大概从下章开始要写乐总做准备收养千寻了阿鲁

评论(5)
热度(26)
©长川鹿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