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之渊

圈特多特杂食,产出率超低的透明文手防风,请多指教了

天灯

【暗之烙印同人衍生】天灯

Cp:苏银×易涵渊 北岛炎×易鸢驰 楚摧城×北岛堇

Written by.逐鹿寒/防风

友情提示:原作背景 有私设 ooc巨多慎入

 

时间是一剂良药,能够医好所有的伤;时间是一勺蜜糖,能够治愈所有的苦恼。

不想要面对的,忘掉就好了。

那样灰色的过去,动乱的年代,通通忘掉就好了。

但是,一切哪有那么简单?那段日子对于苏银来说,又怎么能够忘掉?心爱的女孩失去了能力,变成了笼中的囚鸟,被束缚在小小的一方天地。自己虽然和伙伴一起赢得了胜利,但是心爱的女孩,却怎么也回不来了。

“涵渊,涵渊,你在听吗?今天是七夕节,我正在北辰市的中心广场放天灯,给你也放了一盏,看见天边远去的那盏橘红色的灯了吗?那上面写着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写着我们对未来的祈愿。”

“今天来放灯的人很多,你哥哥和北岛炎那混蛋家伙也在,依旧是在吵吵闹闹。你知道吗?大战之后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听北岛炎说,他们互相暗恋了这么久,自己总该给自己喜欢的人一个交代了,于是他们两个就在一起了。”

“虽然他们两个在一起我是真的有点没有想到啊,我还以为北岛炎喜欢的是小夏呢,但是小夏她,在岛消失之后也不在了,傀儡之主也不在了,他们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不过让我最没有想到的是,有个名叫楚摧城的雨燕,跟着北岛炎一起出了岛,在北辰市住下了。他家离我们家不远,偶尔会和北岛炎易鸢驰过来我们这里坐一坐,还送给过我们一盆火红的鹤望兰,现在还在我们的窗台上开得很好看,我希望你也能够看一看。”

“我要再放一盏灯了,你说这上面写点什么比较好呢?‘愿君望舒’怎么样?你要是同意的话就写这句吧,好不好?”

“涵渊,跟我说句话吧,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身边放着一盏天灯的男子拿着一部老式的手机,一边跟人通信一边流着泪,对面是一个空置了多年的号码,并没有人会听,甚至没有办法打通。但是男子还是喃喃自语着,笑着流泪,连声音中都带着泪,苦涩却又幸福的笑着。

“我给你买了一束满天星,一会过去看你的时候送给你,你会开心吗?”

“……”

北岛炎和易鸢驰也携手放了一盏天灯,看着飘摇的橘色灯火在天边忽明忽暗,越飞越远,两个人没有交流,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出神地看着那盏灯火消失在夜幕的边际。他们不远处的苏银挂断了电话,拿着放在身边的天灯走了过来,易鸢驰把打火机递给苏银,苏银点着了那盏天灯,把它晃晃悠悠的放到半空,然后放手,看它乘着风在天际任意漂流。

一盏盏天灯汇聚成光的长河,此刻他们置身在一片被橘色灯火染上暖色的天幕下,身边都是成双成对,脸上带着幸福微笑的人们,此刻都和他们一样抬着头,看着漫天飘摇的灯火。

一盏盏天灯,寄托着人们的思念和美好的祈愿。七夕的晚上放了天灯,把愿望写在灯上带给神明的话,说不定自己的愿望就有实现的机会了。

可是苏银知道,自己的愿望只能是空想。爱的人早已经被时间埋葬,自己只是经历了时间和风雨摧残之后苟延残喘活在这世上的一具行尸走肉。

北岛炎和易鸢驰都失去了自己至亲的家人,但是他们还能够相互扶持着走过后半生,坚强着安慰对方站起来面对生活;楚摧城也失去了重要的人,但是他留了满屋的花朵,无一例外的都是火红,像极了他爱人的颜色。

而自己,实际上什么都没有:这么多年之后,唯一还能记住的只有爱人的名字,唯一还留着的跟她有关的东西,只是自己申请的无人接听的一串冷冰冰的数字。

“我真的好想你,涵渊……”

风起,灯不留,漫天灯火和星光交映成色,七夕的夜晚就这样快要过去,一盏盏天灯终将飞往另一个世界,带着生之人的喜怒哀乐,思念忧愁,告诉另一个世界的人们他们还在这里看着,他们将会带着逝者的祝福向前走。

不管以何种姿态,不管信念是否会被时光摧残,就算苟延残喘,他们也必须向前。

这是他们能够做出的,最后的诺言。

Fin.


评论(1)
热度(1)
©鹿鸣之渊 | Powered by LOFTER